当前位置:主页 > 赢天下高手论坛 >

十年磨一剑 中国反洗钱战役中金融情报功不可没

发布日期:2019-09-12 14:44   来源:未知   阅读:

  自2006年10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通过,中国反洗钱工作全面步入法治化至今已有十年。

  十年来,中国按照国际标准,逐步形成了制度完善、机制健全、运行良好的反洗钱监督管理体系。但在新形势下,新技术领域、跨境金融业务中的洗钱风险日益加大。同时全球范围内的反恐压力不减,中国的反洗钱与反恐怖融资形势正面临深刻而复杂的变化。

  上海证券报记者近日走访了四川广元、攀枝花和广东汕尾等地,实地探寻基层金融部门在反洗钱和协助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活动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义务机构是反洗钱的第一道防线,需要履行客户身份识别、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以及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等三大义务。许多有价值的线索,就是金融机构一线业务人员发现的

  四川省广元市,是武则天故里,位于川陕甘三省的结合部,被称为“川北门户”。有5条高速公路、4条铁路穿境而过,与机场和1个内河港口构成了立体交通网络。

  发达的交通,促进经济往来,但也便利了制毒贩毒者藏身于大山深处。随着目前毒品犯罪活动由东部沿海地区向西部内陆地区转移,尤其是成都地区的制毒贩毒打击力度加大后,广元山高林密、无制高点的地貌,极易使制毒窝点在该地落脚。

  今年5月26日,广元市剑阁县某金融机构的一位客户要求提前还贷。他经营着一家养鸡场,此前向该金融机构贷款了10万元,还有14个月才到期。

  据信贷经理了解,养鸡场的经营一直不景气,且这个还款时点与当地土鸡养殖的出栏周期并不吻合——养殖的鸡还比较小。进一步了解发现,该客户的还贷资金来源于出租其部分养鸡场设施所收取的租金,且租金高于周边行情4倍以上,也超出了该养鸡场正常经营一年的收入所得。

  就在两个月前,银行工作人员尚可直接进入养鸡场,但出租后的养鸡场却新修了大门和围栏,门口养着狼狗,里边的人员不允许外人进入查看。这一反常现象引起了该金融机构的高度警觉,并据此于6月3日向人民银行广元市中心支行反洗钱科反映了该情报。

  为了及时、高效报送涉毒反洗钱可疑交易报告,为禁毒部门发现毒情、侦破涉毒案件提供金融情报支持,人行成都分行于2015年2月3日下发文件,要求建立四川禁毒反洗钱金融情报监测分析和报送体系。而人民银行广元市中心支行又据此制定了《广元市涉毒资金监测模型》,下发辖内的金融机构。

  接到情报后,人民银行广元市中心支行认定该情报符合《广元市涉毒资金监测模型》中制毒犯罪资金监测识别特征,认为养鸡场的租用人涉嫌“制毒”的可能性较大,因此迅速指导金融机构将情况报告了当地的公安机关。

  人民银行广元市中心支行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在制毒贩毒案件的侦破中,金融情报至关重要,我个人认为人行和金融机构起的是‘站岗放哨’的作用。在这起案件中,金融机构就是根据我们制定的模型,发现了该案的可疑线索。”

  接到上述线索的同时,广元市禁毒支队也接到情报,福建省长汀县公安局在侦办“5·17”毒品案件中发现大量的溴代苯丙酮(制作的原料)可能流入剑阁县辖区。当地村委会也反映,有人员形迹可疑,且养鸡场内散发出异味。

  综合研判各方情况,公安机关于6月8日在广元市剑阁县盐店镇成功端掉制毒窝点,同时成都警方的另一抓捕组还在成都抓获了制毒技师2名,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3人,缴获了制毒半成品麻黄素疑似物300余公斤,扣押溴代苯丙酮3吨,查获易制毒化学品二甲苯、胺水、盐酸等辅料50吨。剑阁县公安局负责人介绍:“如果这些原材料完成制作工序,可制造出1吨。”由于该制毒窝点6月5日才开始制作,因此并无毒品成品流出。而的主要原料,正是麻黄素。

  金融机构和按照规定应履行反洗钱义务的特定非金融机构,被称为义务机构,后者目前在我国指非银行支付机构,未来将扩展至其他主体。央行反洗钱局负责人指出:“义务机构是反洗钱的第一道防线,需要履行客户身份识别、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以及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等三大义务。许多有价值的线索,就是金融机构一线业务人员发现的。”

  以义务机构报送的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为基础,经过监测分析,人民银行依法向执法部门移送了大量线索,为国家预防和打击洗钱及上游犯罪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情报支持

  上文所述的“剑阁6·7制毒案”,源于客户的一次异常还款行为,还未直接涉及涉毒资金往来。事实上,通过获取涉毒资金线索进而查明涉毒资金网络,而后打击对应涉毒违法犯罪活动,摧毁涉毒团伙网络的经济基础,在案件侦破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攀枝花市地处四川和云南的结合部,据该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国宏介绍,由于距离金三角毒品生产地的直线公里,因此攀枝花是毒品由金三角经云南进入四川,北上到内地的重要通道之一。犯罪分子的手段也越来越智能化,利用快速便捷的支付体系,远程毒品交易、远程操控的跨区域案件越来越多。

  小莎(化名)今年20岁,没有上过学,不识字,原先在家里干农活。一次,她遇见了吉恩某某,后者请她来攀枝花负责一些转账的事情,一个月工资2000元。小莎答应了。后来她对上证报记者回忆说,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经手的是毒资。

  来到攀枝花后,小莎手中最多时有10张银行卡。有时吉恩某某会让她去转账,有时会让她去取钱,后来也让她去大桥底下“接货”。她在圈子里也有了自己的外号——“小女孩”。

  最多的一次,她用几张银行卡给多个账户转过去五十余万元。而她所不知道的是,这批账户已被监测。2015年初,攀枝花某金融机构就通过监测系统上报了“关于卢某某等人银行账户涉毒洗钱的重点可疑交易报告”。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经过初步分析后,形成线索,移交公安部禁毒局。

  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直属于人民银行,成立于2004年,履行的是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的接收、分析职能,目前已与2600余家义务机构总部建立了电子化数据报送渠道,涵盖银行、证券期货、保险、非银行支付等领域。

  2015年5月13日,公安部向四川省公安厅禁毒总队交办该案线索,四川成立专案指挥部,对该案立案侦查。分析表明,卢某某等人的账户从2012年至今涉案资金达5.3亿元,涉及交易对手账户2300多个。随着线索的挖掘,又重点对该案涉及的160多个交易对手的身份信息和资金交易进行调查,拓展出一批新的线索。

  据攀枝花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办案民警介绍:“远程跨区域的犯罪隐蔽性强,犯罪分子不用见面,可能交易就完成了。如果我们采取传统的方式,一些犯罪行为可能就会被漏掉。通过对金融机构提供的线索的深度分析,对以吉恩某某为首的涉毒团伙的结构和资金流向进行了梳理,我们基本摸清了涉毒团伙成员分工、人员招募、边境购买毒品、运毒回攀线路、交接毒品方式、藏毒窝点等涉毒情况,为抓捕打下了基础。”

  2016年4月17日晚间,小莎在接应毒品时,与其同伙一同被警方抓获。当晚,警方又将闻讯准备乘车逃离的吉恩某某及同伙抓获。

  截至6月末,仅攀枝花警方已侦破涉毒案6起,抓获嫌犯33人,缴获38公斤。攀枝花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负责人认为:“经过监测、研判和甄别,人民银行反洗钱部门移送的可疑涉毒交易线索,与攀枝花本地、下列句子中加点的成语使用恰当的一项是(3分) A.昨乃至周边地区毒品犯罪的特征是吻合的,精准度较高,基本上都涉及毒品犯罪的问题。与禁毒部门传统的情报来源渠道不同,卢某某案件的情报来源主要是反洗钱部门,以金融数据为主。”

  以义务机构报送的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为基础,经过监测分析,人民银行依法向执法部门移送了大量线索,为国家预防和打击洗钱及上游犯罪提供了有力的金融情报支持。十年来,人民银行系统累计向侦查机关报案或移送线索近万件。

  在看守所,小莎告诉记者,如重获自由,她想外出打工挣钱。当记者问她是否吸过毒,她回答没有。

  2015年4月,人民银行联合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外汇管理局下发通知,在全国范围开展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转移赃款的专项行动

  洗钱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地下钱庄是人们心目中较为神秘的通道之一。地下钱庄较多地分布在沿海地区,且有对应的向境外转移赃款的国家或地区,如广东对应我国港澳地区,温州对应欧美,山东则对应日韩。

  据人行广州分行反洗钱处负责人介绍,上世纪90年代以来,跨境的对敲是地下钱庄的主流操作模式,人民币不用出境,外币也不必回流,由于广东毗邻港澳地区,“轧差”也很便利。除此之外,还有非法支付结算型地下钱庄和非法套现型地下钱庄,不涉及外汇买卖,前者希望掩饰资金来源,后者是企业急于套现的一种操作模式。

  所谓“对敲”,即地下钱庄的客户需将资金转到境外时,将人民币汇至地下钱庄的指定账户,在境外收取地下钱庄按约定汇率兑付的等值外币。如需将资金汇入,反向操作即可。在这过程中,资金并未发生实质上的跨境转移,而是用记账的手法,后续通过“水客”携带现金出入境、虚假投资、虚假贸易收付款等方式平账,即轧差。

  2015年4月,人民银行联合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外汇管理局下发通知,在全国范围开展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转移赃款的专项行动。

  这是中纪委牵头的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天网”行动的子行动,重点是对地下钱庄违法犯罪活动,利用离岸公司账户、非居民账户等协助贪污贿赂等上游犯罪向境外转移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犯罪活动等进行集中打击。

  广东汕尾,毗邻港澳地区,许多当地的渔民和海鲜干货店主都有旅居港澳地区的亲戚,过去常收到亲戚寄回的港币作为生活资助,后来就出现了专做港币生意的掮客,当地人称“港纸佬”。严某等人最初从事单纯的外币买卖,通过向汕尾地区的港币“头家”收购由港澳同胞支付给内地眷属的生活费,再出售给有需求的渔民、海鲜干货店以及走私分子等客户,从中赚取每千元0.5-1元的点数。

  到了后来,其经营范围扩大到了采取对敲结算的方式帮助本地的外资企业在我国香港地区和内地之间转移资金。在日常监测中,汕尾某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发现严某的账户交易频繁且金额巨大(每天十多笔,每笔几十万不等),仅短短三个月内累计交易额已高达1亿元。经分析,怀疑该客户涉嫌地下钱庄非法外汇买卖,于是按照规定提交了重大可疑交易报告。

  汕尾市某金融机构负责人对上证报记者表示:“我们发现了诸多疑点。据柜台工作人员回忆,客户年纪不大,是1983年出生的,但交易额巨大,交易频繁,且基本不沉淀,交易结构异常复杂,呈树状,且枝繁叶茂。我们马上向人民银行报告,并认真摸排了整个交易脉络。”

  人民银行汕尾市中心支行收到报告后,立即上报人行广州分行启动反洗钱调查程序,组织辖内的六家银行机构扩大范围排查该客户及其交易对手的资金运作情况,随后就该线索与汕尾市公安局进行情报会商。2015年11月24日,汕尾市公安局正式立案,案件专号“11·24”。

  随后,公安部门、人行和金融机构多次对碰信息,梳理出严某等10名涉案核心人员及相关亲属的基本情况。人民银行汕尾市中心支行累计调取80名个人近1200多个账户交易流水,总结分析出涉案资金流向路线余人,在深圳、汕尾等地统一开展收网行动。为了防止涉案资金转移,收网前一个小时,人民银行汕尾市中心支行与公安联合部署资金冻结工作。在下午3点收网的同时,汕尾当地的银行就迅速地完成了账户的冻结。

  “11·24”特大地下钱庄案涉案金额超过500亿元人民币,冻结涉案账户1200多个,冻结资金约7190万元人民币,抓获严某等犯罪嫌疑人15名。

  央行反洗钱局反洗钱调查处负责人对上证报记者表示:“截至去年底,专项行动破获重大案件380起,涉案累计交易金额达上万亿元(累计交易金额统计每笔资金的每次交易),最大限度地切断了贪污贿赂等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收益的转移通道。今年5月,新一轮的专项行动已布置到位。”

  个别媒体关于中国是国际洗钱中心的说法,有违事实,有悖于国际社会普遍共识,是不负责任的言论。中国过去不曾是、现在不是、将来也绝不会是所谓的国际洗钱中心

  2004年10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代表中国政府致函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主席,正式承诺中国将遵守FATF发布的反洗钱建议。

  FATF是反洗钱领域最权威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发挥着制定和推广国际反洗钱标准、评判各国反洗钱工作合规性和有效性的重要作用。承诺遵守FATF发布的建议,意味着中国的反洗钱工作需要达到国际标准要求,也要接受国际社会的监督。

  央行反洗钱局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与多数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相比,中国的反洗钱工作起步晚,但起点高,一开始就参照FATF发布的国际标准。”

  2007年6月举行的FATF全会上,各成员一致同意接受中国成为正式成员国。2012年2月,中国正式通过了FATF第三轮互评估及后续评估程序,这意味着中国在反洗钱工作的主要方面已经达到国际标准要求。

  2012年,FATF通过了新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标准,即FATF新40条,而中国也将面临FATF的第四轮互评估。

  在央行反洗钱局应对FATF互评估工作的相关人士看来,新标准的要求相比过去提升了“一大截”。互评估结论是衡量各国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体系的权威结论,如若不通过,会影响中资金融机构海外展业,继而影响中国金融业的双向开放。应对FATF第四轮反洗钱互评估,能认真查找我国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工作机制的不足,是完善我国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评估体系的契机。

  除了趋严的国际标准,其他多重因素也使得当下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形势发生深刻变化。反洗钱局负责人介绍说:“反恐怖融资的重要性被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必须进一步发挥反洗钱在遏制恐怖融资方面的作用,切断的经济补给线。此外,借助互联网,非法集资等破坏金融秩序犯罪和金融诈骗犯罪等涉众型经济犯罪呈多发式增长。再次,走私、逃税、贪腐、毒品等上游犯罪依然十分活跃,反洗钱部门应该在协助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方面发挥更为积极重要的作用。”

  此外,互联网金融和虚拟货币,也为犯罪分子洗钱和恐怖融资提供了新的通道。FATF今年发布的一篇报告显示,虚拟货币以其匿名、转账快速、低波动性(货币兑换时风险低)以及可靠的特性,成功吸引了和犯罪分子的注意。已有执法机构注意到,一些网站开始接受比特币捐款,有部门发现间的谈话涉及使用比特币购买武器等内容。

  洗钱风险也已上升为跨境金融业务的主要风险之一,发展中国家往往成为洗钱资金的流出地和中转站。

  央行反洗钱局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人民银行会将互联网金融机构逐步纳入反洗钱监督体系,也会研究建立特定非金融机构反洗钱监管制度,遏制洗钱活动从金融领域向部分非金融行业的转移扩散。我认为,无论是从体制机制,还是从反洗钱实践情况来看,我国具备管控各类洗钱风险的条件和能力。个别媒体关于中国是国际洗钱中心的说法,有违事实,有悖于国际社会普遍共识,是不负责任的言论。中国过去不曾是、现在不是、将来也绝不会是所谓的国际洗钱中心。”